相关文章

云南镇雄40天4起营养餐中毒:食堂无卫生许可

  迄今为止,顶拉小学的孩子们为何会集体发生肚子疼、发热的症状,政府一直未给出明确说法,到底是豌豆这一原材料出现了问题,还是在烹饪期间出了问题?是孩子们不适应吃豌豆还是食物储藏过程中出现了问题?各调查机构均未给出明确的答复,只是停掉企业供餐。

  早报记者 龚菲 发自云南镇雄县

  4月12日18时45分,云南镇雄县人民医院5楼住院楼内二科监护室,医生吴道忠把正在睡梦中的顾冬燕(化名)摇醒,拿着医用手电筒想看看小冬燕的瞳孔,8岁的小冬燕极为排斥,一直试图推开医生的手,小脸蛋涨得通红,家里人说这种红跟平时不一样,可能是发烧给烧的。

  顾冬燕是顶拉小学一年级的学生,4月9日中午在学校吃营养午餐后出现呕吐、发热等症状,夜里被送到了医院,一直处于高烧不退昏睡的症状,是云南昭通市镇雄县塘房镇顶拉小学“学生疑似食物中毒事件”中情况最严重的一个。当天经该院临床检查,体温高于37.5℃有39人,最高体温38.4℃。昨天,冬燕体温已经降到了37.1℃,能吃一些东西了,但仍需在医院观察。

  是什么让冬燕遭遇了这场劫难?面对早报记者的问题,医生三缄其口,而13日就宣布结束调查的镇雄县政府,在其发布的结论中,亦未给出原因,只是强调与食物无关。

  贵州、云南等地近来相继出现了“疑似食物中毒”事件,让不少家长对这顿国家提供的午餐既爱又恨,更让执行这一政策的地方官员头疼不已,频频发生的营养餐事件到底在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

  事发

  学生称午餐有馊味

  4月12日下午,塘房镇顶拉小学三年级学生秦艳艳(化名),手里拿着化验单在镇雄县人民医院的化验科等着拿给医生看。今年9岁的她看起来只有五六岁,小小的个子,又黑又瘦,这是她在医院挂水的第四天,她的左右两只手上都留下了5、6个针眼。和她在一起等医生的还有同岁的两个女同学。

  据秦艳艳回忆,9日11时30分许,学校发了午餐:豌豆、猪肉、小瓜,她闻了觉得有一股馊味跟臭味,吃了几口就没再吃, 半个多小时后她就觉得肚子不舒服,头昏发热,被送到了医院。

  秦艳艳住的是消化内科,从检验报告看,医院对她的上腹部、膀胱、心脏等进行了检查,所有指标都正常。

  “我们班上有52个同学,当天和我一起来的有34人,他们都感到不舒服。”秦艳艳说,自己从来没有到过医院来,现在班上的同学差不多都已经回去了,还剩下几个。

  秦艳艳的妈妈赵祖秀告诉早报记者,以前孩子在家里吃饭的时候,吃得就不多,但也没遇到过这种事情,自从今年开学,学校有了营养午餐以后,孩子中午就在学校用餐,事后校长对家长说,那天孩子吃的豌豆是在水里浸泡过的,捞上来的时候是烂的,不过她埋怨学校不让家长去食堂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根据镇雄县统计,4月9日13时左右,顶拉小学部分学生食用营养午餐后出现腹泻、腹痛、发高烧等症状。

  治疗

  39人发烧 最高38.4℃

  “今天好多了,体温一直在往下降,但不知道是不是脱离了危险期。”顾冬燕的妈妈昨天告诉早报记者,从住院以来,护士日夜陪在孩子身边,听医生说情况挺严重的,“以后再也不会让她在学校吃任何东西了,发什么也不能吃,太吓人了。”

  据顾冬燕的妈妈说,冬燕自出生以来身体一直很好,有时候天气突然降温,她也只穿一件衣服,“很少见孩子生病,这一次是她出生以来住过最长时间的医院。”

  事发学校为顶拉小学(含该校管辖的顶拉村猫猫爪树小学和椅子山小学两个校点,即“一校三点”),属塘房镇中心学校管辖,共有24个班级1061名学生。其中,顶拉小学有学生665人、猫猫爪树小学有学生206人、椅子山小学有学生190人。

  “三个校点只有顶拉小学有食堂,该食堂将统一制作的饭菜用保温箱分发运输到猫猫爪树小学和椅子山小学供学生食用,顶拉小学距离猫猫爪树和椅子山小学分别是公里与3公里。”据顶拉小学校长吴道顺介绍,当天猫猫爪树小学有8名学生出现了身体不适的状况,其余均为顶拉小学的学生,而椅子山小学学生无一人出现不适。

  当天,镇雄县疾控中心也开展了流行病学调查,初始调查学生291名,大部分诉有头昏、头痛、恶心、腹痛等症状。其中,单纯腹泻(黄色稀便)病例10例、单纯呕吐(呕吐物为胃内容物)病例34例、同时伴有呕吐和腹泻病例共16例。经临床检查,体温大于37.5℃有39人,最高体温38.4℃。除上述症状外,被调查学生无其他不适,无重症病例和死亡病例。之后,该中心继续对入院留观学生进行跟踪流行病学调查,截至4月12日中午12时,累计留观人数368人、出院342人,留院观察人数26人。

  据当地医疗部门透露,检查及治疗这批孩子的费用大约十几万元,到底是由政府出还是供餐企业出他们也不清楚。

  调查

  官方称与食物无关

  当地政府14日公示的调查结果称,当天学生食用食物为三菜一饭,其的原料为大米、碗豆、小瓜、葵瓜、猪肉,该原料除了猪肉在本地购买外,其余原材料均由2天前从贵阳运至校食堂内;食用调料为油、盐、味精、酱、醋。碗豆于4月8日下午用温水泡至4月9日上午,然后用高压力锅煮熟再放入肉混合煮沸;小瓜和葵瓜是清洗(浸泡)后分开炒,先炒葵瓜再炒小瓜;米饭用蒸汽柜蒸熟。

  该记录与学生描述的食物基本吻合,其制作方式与顶拉小学食堂工作人员沙祥仙对早报记者所说的也一致:“豌豆是两天前运过来的,与我们平时吃的新鲜豌豆不太一样,有点干,我们就先用水泡,再淘一遍,最后煮,做法与我们平时在家里做得不一样,我们可能会炒着吃。”不过沙祥仙表示,当天做完后她本人也尝了尝,确实有点硬,“当时我心里还嘀咕了一下,这豆子孩子吃了会不会不消化。”

  “我们每一餐都会留样,如果孩子没问题,2天后食物会被销毁。”吴道顺告诉早报记者,9日19时05分,他们就将学校采样的当天“营养午餐配餐全套”一盒(750g)送至了镇雄县疾控中心,委托卫生检验中心对该样品进行亚硝酸盐、细菌总数、大肠菌群、沙门氏菌、志贺菌、金黄色葡萄球菌检验,按照《食品卫生检验方法、理化部分》(一)GB/T5009.33-2003,《食品卫生微生物检验》GB/T4789-2003及GB4789-2010检测。

  该检测结果于5天后公示:亚硝酸盐小于1mg/kg、细菌总数58CFU/g、大肠菌群2MPN/g,致病菌中沙门氏菌、志贺氏菌、金黄色葡萄球菌均未检出。经云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卫生检验中心李晓琍主任审核、综合分析后予以确认该检验结果。就食物而言,该政府调查最终结论指出,参照相关标准细菌总数未超标。

  昨天,早报记者在塘房镇中心学校及顶拉小学的食堂内看到,堆积如山的莲花白、土豆、胡萝卜等用麻袋成批装着。塘房镇中心学校的仓库管理员胡桐辛告诉早报记者,这批食品都是在出事的前几天购买来的,现在政府叫停了全镇营养餐的供应,要全面整顿,这批食物“怕是要扔掉了”。

  处理

  原因仍然是谜

  4月14日,镇雄县政府公示了本次事件的调查结果:“4月9日当天从贵阳购置的原材料均无购货验收记录。其中,大米无合格证、无生产日期。顶拉小学食堂和运营商均无《餐饮服务许可证》或《食品卫生许可证》。学校和运营商食堂食品安全管理制度不健全,设施设备配置不足,食品安全责任不清。运营商对学校食堂食品、食品原料及食品相关产品未建立索证索票制度,无购进验收记录。” 这9个方面的“无”,可以看出,营养餐供应全程不明不白,凸显监管缺失。

  而事件的处理,除了塘房镇中心校校长郎为邺、塘房顶拉小学校长吴道顺被行政撤职,县教育局分管副局长申庆志、塘房镇分管副镇长汪武文则被诫免谈话等处分之外,后勤中心被要求停止塘房镇辖区学校食堂供餐,没收其用于顶拉小学食堂经营的设施设备蒸柜1台、冰柜1个、冰箱1台,处以货值金额5至10倍的罚款。

  不过,迄今为止,顶拉小学的孩子们为何会集体发生肚子疼、发热的症状,政府一直未给出明确说法,到底是豌豆这一原材料出现了问题,还是在烹饪期间出了问题?是孩子们不适应吃豌豆还是食物储藏过程中出现了问题?各调查机构均未给出明确的答复,只是停掉企业供餐。

  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陈春明则表示,当地的营养餐实施才40天,就暴露出这么多问题,此前在贵州是吃成品,86个孩子出现了“疑似中毒事件”,调查结果还没正式出来,当地部门表示是心因性反应。这次孩子们吃的是由食堂自己做的食物,但很多孩子出现了发热的症状,这不是靠心理暗示或者相互影响产生的,应该引起国家的重视,教育部应该与卫生部共同关注此事,由卫生部制定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营养餐食物的标准。

  “此前孩子是吃成品出的事,现在又是承包给私营老板。”一位儿童营养专家表示,国家花了3元钱,本来想让孩子别饿着,结果还得花更多的钱让他们去医院。

  顾冬燕的妈妈告诉早报记者,孩子平时在家里主要吃红豆烧酸菜、洋芋、大白菜、豆腐等。秦艳艳的妈妈则表示,孩子在家里一顿也就3元钱,很少吃肉;顶拉小学五年级的邓茂春说,学校的菜每天的花样确实不一样,有时候有鸡肉、莲花白、火腿肠,每天的基本都保证两个菜和米饭。

  但出了事以后,家长们纷纷表示,就算学校的饭菜再好,花样再多,也不敢让孩子们在学校吃了,“事实上根本就吃不饱,不如中午回家吃。”邓茂春的母亲宋平告诉早报记者,孩子离家不远,走5分钟的路就到了。

  昨天,在顶拉小学食堂的墙上挂着的黑板上,写着该校学生的人数及菜谱,但4月9日的菜谱已经被抹去,当天采购豌豆的数量、货源均未写明。此次疑似中毒事件就如一个谜般尚未解开。